發現孩子心靈深處的『寶石』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中國教育報 編輯:常青 2018-04-10 16:31:12

  山中先生展示個人獨特的日記本。 穆旭明攝

  編者按:《孩子的心靈:兒童心理分析案例》一書,是日本京都大學名譽教授、國際沙盤游戲治療學會(ISST)創辦理事山中康裕先生1978年在日本出版的著作,時隔近40年,這本書在今天的日本依然暢銷。去年由世界圖書出版公司北京公司引進出版後,在中國也受到讀者的歡迎,並入選本報2017年度教師喜愛的100本書TOP10榜單。

  日前,借該書譯者、上海市甘泉外國語中學日語教師、同傳譯員穆旭明赴日拜訪山中先生之機,本報記者擬定采訪提綱委托穆老師提問山中先生。本文為記者根據穆旭明老師譯文整理的稿件。

  采訪時間:2018年2月5日

  采訪地點:日本京都府宇治市山中康裕先生寓所

  記者:《孩子的心靈》這本書是39年前在日本出版的,雖然是一本心理學專業書籍,但每年都在不斷地加印,在中國受到了教師們的歡迎。您認為是什麼吸引了讀者?

  山中康裕:由穆旭明先生翻譯的我的個人著作,能夠在中國入選『教師喜愛的100本書』,我由衷感到高興。

  來我們這裡治療的孩子,無論是哪個孩子,即使是病狀嚴重的孩子,我都能發現在他們的內心中有著寶石般的閃光點。孩子們通過各種不同表達方式的治療,最終,他們的癥狀會消失不見。我在書中記載了這些事實,可以說是吸引讀者的一個方面。

  其次,是我始終全身心地投入,和孩子們心與心的交流。我始終從正面的角度去看待眼前的每一個孩子。本人真摯的態度,或許是吸引讀者的又一個理由。

  無論是中國還是日本,面對孩子的態度是不分國界的,這也是對待兒童應有的一種態度。可以說是我本人的這種態度得到了眾多讀者的認可。

  記者:請您介紹一下『表現療法』。

  山中康裕:我是1967年成為精神科醫生的,從那年開始,我實施了繪畫療法。與此同時,我還翻譯了沙盤游戲創始人多拉·卡爾夫的德語原著《Sandspiel(箱庭療法)》,在日本推廣實施箱庭療法。繪畫療法和箱庭療法,是我最初開始臨床治療時就采用的方法。

  這期間,我突然發覺繪畫療法和箱庭療法其實是相通的,所以我把兩者統一稱為『表現療法』。當然,表現療法還包含了各種其他的技法。我在臨床治療中時常遇到各種不同類型及喜好的孩子,有的喜愛閱讀小說,有的擅長寫詩,有的則愛作曲演奏等,我會通過孩子們各自的喜好和他們展開交流。那些交流治療過程,也可以分別說是小說療法、音樂療法、詩歌療法等等。但是,所有技法都是一種內心的表達,他們的共同點都是運用意象(image)的方式去理解孩子的心靈。於是,我把所有的技法統稱為『表現療法』。

  最近由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出版的《表達性心理治療:徘徊於心靈和精神之間》(山中康裕/著穆旭明/譯)一書,詳細記載了我在心理治療現場采用實施各種『表現療法』的經過。

  記者:從書裡的案例描述中可以看到,您竭盡全力向讀者忠實地再現與來治療的孩子親密交往的過程,我從中感受到您對孩子的愛護。作為心理治療師,您如何看待這種接納和友善?您是怎樣理解兒童和患者的?

  山中康裕:無論什麼癥狀的孩子,無論癥狀何等嚴重的孩子,我始終認為,每一個孩子的心靈中都有其自身的特質,那也可以說是心靈的原點。我往往注視著那個部分。我沒有局限於來自孩子表面的行為,例如哭泣、憤怒、暴躁等。相信眼前的孩子,積極發現他們心靈深處隱藏著的『寶石』,是我臨床治療的一貫信念和視點。最終,來我這裡治療的孩子都回到了『原來的自我』。

  記者:我從書中看到,有些個案是由孩子的老師找到您的,您本人好像也與學校有密切的聯系。我想了解,日本的心理健康教育體系是什麼樣的?學校與心理治療師有什麼樣的合作?

  山中康裕:恰巧前些日,我參加了一個臨床案例研討會。會上,學校老師發表了個案,我在現場做了點評。這個研討會是由學校與京都市教育委員會聯合舉辦的,我本人參加該研討會也已經持續了30年。正如你所說的,我也認為心理治療與學校教育的協作非常重要。作為心理治療師,我們確實可以和學校教育展開合作。但是,最為重要且必須強調的是,每一名患者的個人隱私必須予以保護。

  圍繞孩子內心的狀況,教師如何應付等問題,我們心理治療師應當給予教師適當的建議。但是,這並不是給教師下指令。我從沒有那樣去做。和對待孩子一樣,我同樣以真摯的態度對待老師。也由此,心理治療與教育合作的研討會纔會持續30年之久。

  記者:在這本書的第二個故事裡,有一節的小標題是《優秀的教師們》。作為心理治療師,您對教師在關注孩子心理健康方面有什麼建議?

  山中康裕:首先,教師有各自的具體工作,要教授孩子們知識,我非常尊重他們。但是,事實上,教育目的本身與心理治療的方向,也存在著互相對立的局面。換言之,兩者間也並非都是時刻吻合的狀態。我始終和老師們強調兩者之間的不同點,我們有各自的工作職責,老師應當把重點放在自身的工作范圍內。

  通常我會和老師們講述我作為治療者的觀點。老師能夠知曉並理解心理治療的方向,意識到該方向與教育方向有所不同。由此,老師們也會更加安心出色地去做好本職工作。

  記者:治療師要有『抱持』的態度和能力。中國首位榮格流派心理分析師申荷永先生在該書序言中稱贊您有這種深度心理治療師的胸懷和智慧。那麼,一個優秀的教師,他的『抱持』能力應該體現在哪些方面?

  山中康裕:我非常信賴老師。如果他們能夠做好本職工作,用心對待孩子,就足夠了。心理學中『抱持』的方法,老師們沒有必要刻意學習。教育者和心理治療師的立場與職責是不同的,抱持的目的與方法也是不同的。我的觀點就是教師專心做好本職工作,我也做好我的工作。重要的是,要相信孩子心靈深處的特質。

  記者:據您所知,日本青少年患抑郁癥等精神疾病的大體情況是怎樣的?

  山中康裕:要說日本的現狀,簡單而言,抑郁癥患者和發展障礙的患者數量在不斷增加,這兩類癥狀最為明顯。至今為止常說的精神分裂癥,相反非常少見。要說總體情況,我覺得非常難。因為每一位患者都有不同的情況,每一位患者也都有獨自的個性。發展障礙患者的增加,可以說是事實。所以對現今的日本精神醫學領域來說,如何接受這類孩子成為了重要課題。

  我們通常不說盡快治療抑郁癥,抑郁癥的背後有導致發病的環境。受到挫折後,患者往往是停滯的狀態。事實上,患者本人也需要這個『停止的時間』。停止的時間也是抑郁癥患者回到『原來的自我』的寶貴時間,我們不應該急著催促患者前行。停止的時間在真正意義上是保護了他們。這種觀念非常重要。

  記者:您酷愛中國文化,這對您在心理治療領域的建樹有何影響?

  山中康裕:對於中國的文字文書,我本人確實受到了很大的影響。眾所周知,相比之下,日本的歷史相對短暫。我個人的內涵、學識、人格,受到了中國文化的影響。除此之外,歐洲的希臘文化,我也同樣持有敬畏之心。中國和希臘,都可以說是我的恩人。

  作為中國文化的漢字,每一個字都有不同的意思。我知道的漢字超過了5萬,通常大家不會念的漢字,我也都會念會寫,當然也知道它的含義。在此層面上,我確實受到了中國文化的很大影響。日本的常用漢字是2500字,平假名50個。這也可以說是一般的日本的文化。我是在此基礎上又加上了5萬個漢字。我會希臘語、拉丁語、英語、法語、德語,各種文化我都受到了熏陶和影響。對此,我始終都懷有感恩之心。

  記者:請您對我們的讀者——中國的中小學教師說幾句話。

  山中康裕:我始終認為,無論哪一種類型的孩子,即使問題非常嚴重的孩子,他們的心靈深處都有其獨特之處。如何發現孩子們的特質,是我們心理治療師的職責。而教師的職責在於傳授知識、塑造人格。我相信教育的重要性。此外,中國的文化深深感染了我。我衷心希望老師們永遠懷有這樣的信心:每一個孩子都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可能性。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