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擰緊近視群防群控這股『繩』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中國教育報 作者:於珍 李小偉 編輯:張靜怡 2020-06-18 16:24:09

內容提要:『有33.2%的家長反饋孩子的視力有所下降。』最近,武漢市青少年視力低下防制(預防控制)中心(以下簡稱武漢視防中心)針對疫情期間武漢地區學齡青少年用眼情況進行了一次流行病學調查。

  經歷疫情,校園“小眼鏡”又增多了——

  如何擰緊近視群防群控這股“繩”

  本報記者 於珍 李小偉

  “有33.2%的家長反饋孩子的視力有所下降。”最近,武漢市青少年視力低下防制(預防控制)中心(以下簡稱武漢視防中心)針對疫情期間武漢地區學齡青少年用眼情況進行了一次流行病學調查。

  多年來,武漢的近視防控一直走在全國前列。對於這一調查結果,該中心主任楊莉華並不意外:“身處疫情嚴重的地區,受制於戶外活動時間的減少和網課等因素,學生視力受影響不可避免。”

  不止在武漢,隨著各地陸續復課復學,多地學校反映,“小眼鏡”增多了。

  疫情給防近帶來新挑戰

  復課後,甘肅某中學初二年級老師史萬浩在班上做了個小調查,結果令他驚訝:全班29名學生,有7個孩子戴上了眼鏡,有8個孩子的視力明顯下降。

  “疫情期間,孩子的戶外運動時間少,加之近距離長時間注視電子屏幕,這是近視加重的主要原因。”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眼科副主任醫師李卓分析。

  “我小時候,身邊的人幾乎沒有近視的。”從事眼科臨床工作20多年的李卓回憶,那時候,學齡前的孩子是不會戴眼鏡的,上了小學戴眼鏡的也罕見。“現在,迎面走來5個中學生,有4個都是戴眼鏡的,一點兒也不稀奇。”

  李卓的說法並不誇張。國家衛健委有關負責人在6月5日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介紹,2018年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為53.6%,其中6歲兒童、小學生、初中生、高中生近視率分別為14.5%、36.0%、71.6%、81.0%,24個省份近視率超過50%。

  同時,農村孩子近視率遠低於城市孩子的傳統印象也在被打破。眾多專家注意到,農村孩子大多數是留守兒童,由於缺乏父母的直接管教,他們更容易癡迷於電子產品,在日常生活中,也缺乏良好的用眼環境和行為習慣。

  “根據我們的調查,現在農村一些優質學校的學生,近視率是高於城市學生的,而且現在農村孩子近視率的增幅也明顯高於城市孩子。”楊莉華說。

  而近視帶來的影響,絕非配一副眼鏡那麼簡單。“近視是不可逆的,近視大於600度很多時候會伴有視功能的異常,或是眼底病變,我們稱為病理性近視,如視網膜脫離,脈絡膜新生血管等,甚至有致盲的風險。”李卓介紹,高度近視已成為我國失明與視力損害的主要原因,危害性僅次於白內障,且發病率可能繼續昇高。

  近視也會給帶來巨大的經濟負擔。據2016年發布的《國民視覺健康》白皮書估計,2012年,包括近視在內的各類視力缺陷造成6800多億元的社會經濟成本損失,佔當年GDP的1.3%。

  更關鍵的是,近視可能還會對國家安全造成一定的傷害。“飛行技術、偵察、航海技術等專業在招考時,是不允許近視學生報考的,如今近視的發病率這麼高,國防、飛行等很多專業將來可能很難招滿了。”北京大學兒童青少年衛生研究所所長馬軍告訴記者,近年來,國家一直在放寬征兵的視力標准,但仍然面臨著招不夠人的困境。

  近年來,隨著科普力度的加大,愛眼護眼已成社會共識。根據武漢視防中心的調查,疫情期間,孩子居家用眼環境和用眼行為達標的分別佔80%和62%,家長的防近意識及對孩子視力的關注度明顯提昇。

  “居家學習的這段時間,我會特別要求孩子注意讀寫姿勢和用眼衛生習慣,時刻監督,畢竟近視帶來的危害還是挺大的。”北京市海淀區一名四年級學生家長告訴記者。

  但另一方面,整個社會的視力健康素養還沒有完全跟上,對近視防控的認知還存在諸多誤區。

  “低度近視戴眼鏡會不會加劇近視?”“散瞳驗光對孩子的眼睛會不會有傷害?”“防藍光眼鏡對孩子預防近視究竟有沒有效果?”北京兒童醫院眼科副主任醫師餘繼峰告訴記者,在他接診的過程中,這些問題總是被反復問起。

  抓住近視新發預防重點

  隨著疫情防控形勢的持續向好,6月5日,武漢視防中心恢復向公眾開放。短短幾天內,就接待了千餘名學生。這些學生中,有一部分是視力健康的孩子。

  “打個比方,就像小孩掉到水裡纔去救,不如我們一開始就防止他掉進去。”楊莉華介紹,正常視力的孩子是乾預的重點,近視是不可逆的,要盡早發現近視苗頭,提前用科學手段防控,從被動防治昇級為主動健康管理。

  當下,針對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防”大於“治”的觀念也在漸漸成為社會共識。對抗近視的主戰場也正在從事後的“治”向前移到近視發生之前的“教”和“防”上來。

  小學階段是青少年近視年齡階段增長最快的時期。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小學一年級近視率為15.7%、六年級為59.1%,整個小學階段增加了43.4個百分點。

  為此,專家認為,對於近視新發預防重點在幼兒園和小學年齡階段。要在孩子還沒有開始大量學習用眼時,早監測、早預警、早乾預,讓孩子安全、平穩地度過近視高發期。

  “應及早為小朋友建立視力檔案,定期檢查視力視功能,直至成年。”馬軍建議,要幫助孩子從小樹立“自己是健康第一責任人”的意識,培養正確的用眼行為習慣,養成自主健康生活方式,為他們提供較好的視覺健康環境,從源頭上控制近視的發生與發展。

  “除了注意用眼習慣、改善照明等,飲食對保護眼睛也很重要,要多注意補充葉黃素豐富的食物。”李卓補充。

  閱讀寫字姿勢與近視發生發展有很大關聯,數據表明,近視人群95%以上存在握筆姿勢不正確的問題。針對這一問題,每年的9月,武漢全市一年級小學生都會收到一份公益禮物——由武漢視防中心發放的握筆器和《告家長書》,幫助孩子從小培養科學用眼習慣。

  在近視預防上,李卓提到了一個簡單的方法,即“讓孩子多出去玩,‘目浴陽光’”。李卓介紹,環境對兒童青少年近視具有決定作用,在充足的自然光線下瞳孔會變小,可以使成像更加清晰,每天應保證兩小時戶外活動。

  但這一簡單的做法,如今在不少人看來也是一種奢侈。作為一名“80後”教師,史萬浩回憶,他小時候常常在外面瘋跑,課間也是和小伙伴戶外嬉鬧做游戲。“如今,出於安全問題、課業負擔等考慮,孩子們的課外活動時間也少了。”

  作為在信息時代成長的一輩人,青少年電子屏幕使用年齡的提前、使用時間的延長等都與近視低齡化的趨勢密切相關。當前,青少年在學習過程中,同各類電子產品的接觸越來越緊密,安徽淮安某責任督學也告訴記者,如今放學後,孩子們聚在一起,圍著電子屏幕玩游戲成了一種日常。

  《兒童青少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間近視預防指引(更新版)》提出,兒童青少年在線學習,盡可能選擇大屏幕、屏幕分辨率高、清晰度適合的電子產品。使用電子產品時,調節亮度至眼睛感覺舒適,不要過亮或過暗。

  教育部將中小學課內外負擔加重與手機、電腦等帶電子屏幕產品的普及列為我國近視高發的兩大主因。早在2007年,教育部就制定了《中小學學生近視眼防控工作方案》,就保護學生視力提出了工作措施,包括保證睡眠、建立視力定期檢測制度、堅持每天一小時體育鍛煉制度等。十幾年過去了,效果並不顯著。

  多位專家指出,從更深層的原因來看,兒童青少年近視問題不僅僅是醫學問題、教育問題,更是一個社會問題。

  “從早期教育預防,到用眼過程中的乾預,再到近視形成後矯正的體系,保護兒童青少年視力是一場持久戰和攻堅戰,需要全社會都行動起來,綜合施策。”楊莉華說。

  凝聚前所未有的合力防近

  可喜的是,針對兒童青少年近視,群防群控的這股“繩”正在越擰越緊。

  在黨中央、國務院的高度重視下,2018年8月,教育部等八部門聯合印發《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明確提出,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需要政府、學校、醫療衛生機構、家庭、學生等各方面共同努力,一場國家級的視力保衛戰拉開了帷幕。

  提高素質教育的“遠視率”,讓減負落到實處,是防控青少年近視的治本之策。為此,一系列相應舉措緊鑼密鼓出臺並落實。

  教育部等九部門聯合印發了中小學生減負措施“三十條”,開展幼兒園“小學化”專項治理,改革高中育人方式,推動學校科學規范指導學生使用信息技術產品,並要求強化體育鍛煉,引導學生每天放學後進行1至2小時戶外活動。

  同時,各地學生近視防控工作的領導和協同體系正在建立。教育部、國家衛生健康委已與各省(區、市)簽訂了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的責任書,各省出臺了省級實施方案,建立了分工明確的制度體系和運行機制,並將兒童青少年近視率納入各地政績考核。

  《全國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工作評議考核辦法》進一步明確,把近視率、教室照明衛生標准化建設等作為認定全國義務教育發展基本均衡和優質均衡縣重要內容,將視力作為全國學生體質健康調研與監測重點項目。

  “前所未有地凝聚了部門合力”“前所未有地壓實了主體責任”“前所未有地摸清了近視底數”“前所未有地構建了聯動格局”,2019年9月,《實施方案》印發一年來,教育部部長陳寶生用“四個前所未有”來總結取得的成效。

  從眼科人纔培養及科研的角度來看,根據教育部的數據,69所高職院校設置眼視光技術專業點,招生4800餘人。設立40餘項青少年視力健康研究課題,加強眼視光學和視覺科學、眼科學等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認定首批省部共建眼視光行業產業協同創新中心。

  “現有的醫療機構和眼科醫生,其實是遠遠不能滿足我國青少年和全民視覺健康的需求的。”針對防近人員匱乏問題,馬軍建議,可以快速培養一支由校長、家長、學生及保健老師組成的健康管理的“視防大軍”,經過科學培訓以後,對學生進行早期教育預防及用眼過程中的乾預,形成群防群控、聯防聯控的大健康體系。

  青少年近視防控,家長是重要的一環。李卓提醒,常態化疫情防控期間,家長們要以身作則,盡力不要用手機等電子產品,多帶孩子參加戶外運動,密切關注孩子的用眼行為和用眼環境變化。她建議,可通過視力健康宣教、沙龍活動、家長信、宣傳冊等方式,讓家長們共同監督、指導孩子的視覺行為。

  當下,線上學習已成為一種趨勢。對此,馬軍認為,相關部門應加快出臺學生線上學習近視防控標准,對電子產品的選擇、線上教學時長、線上教學期間采光與照明要求、家庭課桌椅的擺放等作出規范,真正樹立“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指導學生規范健康用眼,預防近視。

  為跟蹤了解兒童青少年的屈光變化,更好地預防近視,楊莉華建議,應按公共衛生群體健康檔案管理標准,全面建立兒童青少年視力健康電子檔案,將危險因素監測、調查和日常管理實施情況與監測數據相結合,進行綜合性動態分析,及時向學生家長、學校和相關部門反饋。

  另外,不少專家還建議,可以創新建立政府采購青少年近視防控服務的工作機制。今年的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畢宏生就提出,可以設計青少年近視防控公益服務項目包,面向全社會的眼科技術機構公開采購。遴選的眼科技術機構負責對所在網格區域的中小學校學生開展眼健康檢查、配合建立視覺健康檔案、視力健康早期乾預和眼病及時治療等工作。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